为什么喜欢村上隆的设计?

时间:2020-09-16 20:00 点击:

  村上隆用日本独有的御宅文化、cosplay、动漫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超扁平” 卡通风格。夸张的配色和重复出现的简单造型融可爱、性幻想与暴力于一体。

  他认为最幼稚最简单是表达艺术最有效的方式,艺术应当是“幼稚”、“通俗”、“商业”。

  ▲作品〈727〉的拍卖价格超过了一亿日圆,创下日本现代艺术画作的价格记录,村上隆终使自己在国际上大鸣大放,其异常发达的商业嗅觉和前卫的操作方式,也使他成为了日本艺术界王道精神的公敌。

  在日本当代艺术大师中,村上隆或许是与祖国的情愫最复杂的一位。有感于「日本艺术圈不该再抱着锁国意识」,于是拼命寻找进入世界的敲门砖,并在钻研西方艺术脉络的方程式之后,找到了最佳解,以东方的平面艺术观,打通西方艺术史的关节,成功地投出「超扁平」震撼弹,席卷全球。

  同时,他经手的作品,上通最顶级的艺术拍卖市场,下达流行产业遍地开花——LV的樱桃包、植村秀彩妆、Vans设计鞋款、Kanye West的MV等都在其列。

  他知道自己是不被理解的,也不想讨好谁,转过头来说这样的日本不上进、不成材,好似他和日本互相讨厌,但其实他念兹在兹的是日本的文化与社会,并致力提携后进,而且其实日本人购买各种他的联名商品毫不手软,年轻族群也视他为偶像。

  村上隆30多岁还穷困潦倒不得志,然而被穷怕了的艺术家何其多,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翻身到这种程度。他说“:我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出名也很晚。36岁还在靠过期的速食便当糊口。如果你品尝过穷困潦倒的滋味,就会明白饿着肚子谈艺术理想是多么可笑。现在我功成名就了,可以毫不犹豫地告诉你将来的艺术史上肯定会有我的名字”。

  有钱人跟艺术家的价值观完全不同,但金钱可以让艺术家制作出超人的风景,要克服金钱这个业障,只有去修炼艺术的本体。」

  「御宅族」们终日沉溺在动漫的虚拟世界中醉生梦死用灿烂夸张、虚幻美丽的梦境排解现实生活的落寞和无奈极度欢乐的表象背后是人生无望的空虚困顿我觉得不仅是日本这种现象中国也有

  被誉为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接班人的村上隆说:「对于思考程度仅止于『艺术是美丽事物』的人来说,是不会了解沃荷的罐头的。」

  他说沃荷和他都是善于理解和诠释世界艺术运行的规则,才能将「东西」变成艺术。

  「不被理解也没关系,我会等待,等待现在的喧嚣结束。然后去运作。让下一个世代的艺术活动领域更加扩大并设立真正的价值标准。」

  就像2010年凡尔赛宫展出他的艺术作品遭到大批法国民众反对时所说「法国人认为我的作品 “亵渎了祖宗的艺术和他们的回忆,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的展览给凡尔赛宫带来了更好的门票收益。想想库尔贝、马奈、莫奈、梵高等刚出道时在法国的遭遇,你就知道法国人的艺术判断力是多么糟糕了。」

  村上隆作品的最大的特征就是像卡通漫画一样形成一个玩偶世界。他的卡通人物总是呈现出不同的面目,有时是卡哇伊的有时又是狰狞的。

  色彩斑斓的艳丽形象后面永远隐藏着空洞的骷髅和黑暗,千篇一律的灿烂笑脸背后是孤寂的灵魂和垮掉的精神。

  他的“超扁平”形象表现的就是当今社会极度浅薄的特质:貌似快乐的俗艳背后是当下社会生活乃至价值观的扁平和无深度。

  村上隆既批判又拥抱、既解构又建构,以绚烂美丽的方式完成了对社会现状的描摹和反思…